第532章 信之羽、心之系(2 / 2)

“陈玄丘心头怦然一震,隐隐记得,他前世读过的那部《封神榜》,似乎讲的就是封神之战别有阴谋,站出来的那诸位大佬,以及他们的目的,只是明面上的目的。

而他们的幕后黑手,真正想要做的,就是灭人皇,立天子,从此将三界根本的人间界,纳入天庭的统治。

难不成……婵媛瞟了陈玄丘一眼,幸灾乐祸地道:“你们九尾一族,虽然逃过了天道的第一次算计,龙凤麒麟三族大战。

也逃过了天道的第二次算计,巫妖大战。

可惜,终究不曾逃过天道的第三次算计。

你九尾一族的那一世族长,竟然受人盅惑,充当内间,陷身于封神之战。

结果,封神大劫,天道成功地算计了人间界,天庭和扶持天庭的幕后黑手成功地算计了截教。

而天狐一族,也终于被那群道貌岸然的贱人栽了个罪名,从此打入万劫不复!“陈玄丘听得有点晕,婵媛这透露的信息量有点大啊,他这八核的大脑有点处理不过来了。

婵媛娇笑道:“从此有了一句话,再一再二、不可再三再四,说的就是你天狐一族的劫运了。”

婵媛似乎知道不少上古秘辛,不过对此时的陈玄丘来说,那些都太遥远了,就算听了他也触摸不到,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出去。

可若任由婵媛这么说下去,这个女人虽然贵为凤族,却也脱不了一般女人的毛病,东拉西扯不着边际,半天扯不到正题上。

所以,陈玄丘主动引导道:“这些太过久远,暂且不提。

只是前辈,怎么就确定家父不会死,还会来救你呢?

如果前辈能确定家父死不了,又何必去救他?”

婵媛道:“那‘造化不死经’记载了种种脱生之术。

你一路走来,也当经历过不少惊险吧?

有时候,灵机一动的化险为夷,又何尝没有‘造化不死经‘训练出来的已近乎本能的反应起了作用?

道韵……“婵媛脱口而出,然后才省起,面前的是陈道韵之子,当着他的面,这么亲昵地称呼他的父亲甚不妥当。

婵媛脸儿一红,忙含糊过去道:“你爹有‘造化不死之术’,除非他为了救你的母亲,不舍得走。

否则,没人杀得了他!“咦?

我的《造化不死经》有这么神奇吗?

我竟身在宝山而不知,一直把它当成一部裁缝入门、厨子培训大全看了。

陈玄丘决定有空再好好翻翻《造化不死经》,看看它究竟有何神异之处。

婵媛道:“我进了这伏妖塔,却始终没能请动那位第七层的尊者。

你爹说过,天下万物,无不可解。

伏妖塔也不是只进不出的,它的出口就在第七层,可我迄今无法登堂入室,自然也不知道如何离开。”

陈玄丘听了心中微微一动,照这么说来,难不成伏妖塔第七层,竟然不是驻扎着一个大妖,而是天庭安排了一个什么了不得的大高手,在那里镇压出口,防范有大妖逃脱?

要是这样,想离开恐怕就麻烦了。

婵媛可不知陈玄丘所想,自顾说道:“而他只要未死,必然会知道我失踪的消息。

因为,奉常寺的涅盘组织,就是我替他在管着。

我久不露面,他必然知道我出了事。

以他的聪慧无双,一定猜得到我去了哪里。

何况,我在画璧还留了……只有他才看得懂的记号。

“陈玄丘的心跳忽然有些快了,他一直不敢想,但一直很关心的问题,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了。

那就是陈道韵的生与死。

陈玄丘马上问道:“前辈所言,我明白了。

可是,如果家父为了家母,不肯独自逃脱,他不还是要被天神诛杀么?

前辈又怎么知道,他一定没死呢?”

婵媛没好气地道:“他当然没死!因为……”“因为什么?”

“因为……”婵媛微微忸怩了一下,不过转念想到就算说出来,陈玄丘也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,便清咳一声,道:“因为,我赠了他一根凤凰信之羽。

信字道纹,随天而生,心之所系。

所以,如果他死了,我是会感应到的,哪怕是在这伏妖塔中!”

陈玄丘心头怦地一跳,凤凰家的女人,都喜欢以心头羽送男人的么?

好巧,我也有一根!不对!陈玄丘心中突然一亮,当初与雀辞邂后,他只以为只有自己一见钟情,而朱雀辞却是心心念念只想着要嫁给她母亲给她许下的男人。

如果似婵媛说的她们凤凰一族这般看重信之羽,那么当初雀辞把信之羽送给他,似乎不只是为了报恩啊!雀辞,其实也是一开始就喜欢了我么?

虽然她总表现得很嫌弃的样子?

这样一想,陈玄丘顿时心花怒放。

虽然有婚约在,朱雀辞就成了他的未婚小娇妻。

可那是因为上一辈为他们定下的婚约,不是因为彼此的相爱,陈玄丘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的。

可这时候,他终于开心了。

陈玄丘开心了没有多久,突然又想到,他可是与朱雀辞自幼定下婚约的男人啊!朱雀辞居然在他登门履行婚约之前,把信之羽送给别的男人……这算精神出轨不?

陈玄丘突然有点郁闷,开心不起来了。

ps:今天去做了个体检,折腾一上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