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6章 假谦虚,真清高(1 / 2)

“实话就是……”

在众人聚焦下,周牧偏头想了想,表情逐渐变得认真,在一群记者惊喜的注视下,开口道:“电影的质量,真的不差啊。“

“……”

一群记者真想吁一声。

如果电影真的好,票房怎么会失利。

今天……

不对,应该是昨天,当日票房不足七千万。

特别是专业的机构,也纷纷修改了预测,觉得这电影的总票房,最多在八亿、九亿之间徘徊。

号称十几个亿的投资,才只有八、九亿票房。

这是亏到吐血。

与之相反,则是周牧的三笑。总票房已经破三十三亿,但是每天还有四五千万的营收。

一个个机构预测,等延期结束,票房应该有三十六亿。

这意味着,一部电影的净利润,至少有十亿。

十亿啊。

多少娱乐公司,一年的流水都没有这个数。

更不用说,这是净利润。

哦。

当然。

结算周期,那漫长的时间,记者不会去管的。

要知道,去年青红文化拍摄的电影,利润还没有结算完成呢。一些院线、影院,由于种种原因,习惯拖着不给钱,不催几个月,不会把余额打过来。

……

记者不甘心,决定换个问法,“周老师,这是好电影,为什么票房失败了?关键是,口碑也不行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周牧又摆出了认真思索的表情。

沉吟了好长一会儿,他才慢条斯理道:“我觉得……对于类型电影,大家应该多包容一些……市场要多元化,这样才能健康发展下去……不然的的话,总有那么一天,大家在市场上,经常看到千篇一律的电影……”

???

一群记者懵了,有一些失神。

依稀之间,他们似乎看到了,很熟悉的官样文章。

他们总编、社长开会,就是这样拿腔作调,啰嗦讲了一堆废话,没有任何重点,却挑不出毛病来。

官话、套话,很空洞。

崔吉想笑。

这是他教周牧的,在应对记者的时候,不想透露自己的想法,就可以顾左右而言他。看来周牧练得很到位,一群记者知道他是故意的,却拿他没有办法。

这么不配合,不怪他们祭出大杀招了。

一个中年记者开口道:“周导,我收到消息,由于《张博》的口碑与票房失利,上头有意向取消它海外上映的安排。”

“不过这毕竟是提前安排好的行程,直接取消了也说不过去。所以有人提议,拿你的《三笑》顶替。”

“对此,周导你怎么看?”

中年记者眼神有几分得意,他就不相信,面对这么重要的事情,周牧还稳得住。

毕竟这是迈向国际的第一步,多少导演求之不得的荣耀。

这种情况下,如果周牧有追求的话,肯定要改变口风,贬一贬莫怀宣的《张博》,捧一捧自己的《三笑》。

况且,说句实话而已,又不是污蔑。

“拿三笑顶替?”

果不其然,周牧语速,恢复了正常,还有几分意外,“我怎么不知道这事。”

“……你失踪了,大家联系不上你。”

有记者忍不住吐槽,“如果不是青红文化的杨总,一口咬定你休假去了。恐怕会有人报警,让警察确认一下,你究竟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。”

“我确实是休假。”

周牧微笑道:“拍电影太累了,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。”

看楼要歪了。

那个记者急忙把话题拉回来,“周老师,《三笑》顶替《张博》在海外上映,你是什么想法?”

“没想法。”

周牧很淡定,“首先,这事不确定真假。其次,如果是真的,我会拒绝。”

“什么?”

其他人呆住了,瞪大了眼睛。

这到底是假谦虚,还是真清高啊?

搞不懂。

幸好这时,周牧主动解释,“因为我这《三笑》不合适。”

他直言不讳道:“《三笑》在国内上映没问题,因为国内大家都知道张博是谁,再不济也听说过张博这个人,知道他一些事迹。所以取材于民间故事的《三笑》,大家知道是虚构的,不会扭曲大家的对张博的印象。”

“但是拿到国外上映……”

周牧不禁摇头,“在多数人不知道张博是谁的情况下,我担心他们会先入为主,以为电影的主人公张博,就是这么轻浮的存在。所以海外的推广,应该以正剧为主。”

“《张博》传记片,故事讲的四平八稳,条理清晰。拿到外国上映,或许无功,但是绝对没错。”

周牧由衷道:“再者,你们也不用整天挑事,我刚才讲的话,那是真心的……”

……才怪。

一群记者撇嘴,压根不信。

不过只是不信周牧最后的补充而已,却相信他清晰认清《三笑》与《张博》之间的差异,毅然放弃了荣耀举动。

因为这话,可是要登报的。

相关部门的人,听到了周牧一席话,肯定有所触动。大道理之所以是大道理,因为这是事实,很有道理。

拿《三笑》作为文化推广,肯定很多人反对。但是上级部门有了决定,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。

可是周牧却光风霁月,坦言不会接受。一群记者目光中,自然充满了钦佩之色。

其实他们想差了……

真正的原因,周牧没讲出来。

他主要是担心,《三笑》的笑点,外国人根本看不懂。

如果《三笑》的笑点不好笑了,就是普通的电影,哪里还有什么吸引力?

国内票房大爆,国外票房凄凉。这样的反差,绝对引发记者的连篇累牍报导。那时候,肯定没好话。

他甚至觉得,这绝对是有些人,看不过眼他的风光得意,所以故意使了小手段,想看他的笑话。

哼。

妄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