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爬窗户(1 / 1)

♂nbsp;不管是身份、能力、颜值、手段,甚至对付男人,这些她没一个比自己强的,她卑微下贱的可怜兮兮模样,居然看不起自己!“万一,升学仪式你没资格参加!”苏婉婉靠近叶萧萧一点,她整体给人感觉淡雅,虽然胳膊酸疼无力,可一点都不怕面前的叶萧萧,“你外公唐仲楠会赞同我去升学仪式。”“外公?”叶萧萧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,露出嘲笑的表情,苏婉婉神经病了吧!或者她痴人说梦!“我参加完升学仪式,你也该离开华盛了。”叶萧萧直接震惊不已,她简直不敢相信,这是苏婉婉说的话。“苏婉婉脑子有问题吧!唐老是谁她不知道吗?”“叶医生没资格参加升学仪式,她连观望都没资格。”“苏婉婉肯定受刺激,直接疯了,现在成了华盛的笑话。”一旁的患者家属嗤笑的不屑,纷纷表示叶萧萧直接无视神经病的苏婉婉。“叶萧萧,很抱歉。”苏婉婉被挤到一旁,她忽然走过来,“不管病人,不顾孩子,你对得起作为医生的职责吗?我不会放过你。”叶萧萧闻言,震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了。“老板娘,好优秀!”温小如手里拿着望眼镜,露出欣赏的笑容道,“我现在都成她的忠诚粉丝了。”温小如最近还没有上班,自从在顾九霄房间遇到苏婉婉之后,她没事喜欢‘偷看’老板娘,越来越觉得老板娘聪明,帅气了。“要是老板不好好追回老板娘,其他的女人,我都无意间搅黄。”“老板娘怎么了?”高放话少,最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的人,这次探过头来好奇的问。“我们老板和砚老都不带老板娘去升学仪式,可老板娘没放弃,她从叶萧萧下手,叶萧萧不能担任起医生该有的职责,就去找唐仲楠让带她参加这次的仪式。”“啊?”田野和高放两人闻言,瞬间懂了其中的意思。苏婉婉这次的反击也算合理,可叫人震惊的是,居然敢明目张胆的针对叶萧萧,人家的身份地位能力,都比苏婉婉厉害的多。但苏婉婉毫无畏惧,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想法,最重要的是叶萧萧早有计划。“好想知道,老板娘要做什么?”温小如眨眨眼道。一天的时间说快就很快,天空渐渐变暗。华盛的高级病房,一天到晚都是十分的安静,尤其是晚上,静的只听到鸟叫声,悦耳动听。但,高级病房前台周围,钱曼兮和那些所谓的优秀医生,有些奇怪的站在前台旁边。苏婉婉当众表示会让叶萧萧卷铺盖走人,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?叶萧萧面上带着不屑,可还是不得不防,要是那个贱女人真的在蔡玉玉的病情上找到点什么,那就会很麻烦的。这就是他们围着前台的原因,不让苏婉婉接近蔡玉玉,只要她靠近不了,就不会有事。她有胆尽管来……时间到了凌晨两点,可苏婉婉的一个影子都没有。可此刻,就在蔡玉玉病房的楼上一层,苏婉婉给自己腰上绑了结实的防护绳。手中还有其他的设备。她把手中的设备丢了好几次,要不就是扔到了旁边的病房,要不就是力度不够。好几次她没有成功,她沮丧的坐在飘窗上,以前看到过空中工作的人,腰上拴个绳子,飘来飘去的,她没有这种经验,心里没底,还是很怕。..\所以,不仅栓了绳子,还有挂钩啥的,百分百让自己安全,还能飘到蔡玉玉的病房。休息片刻,继续观察。丢了好几次,可能是有经验了或者连上天都在帮她,她以为又要失败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石头暗暗的打了下挂钩,准确的勾住了楼上的窗户,她试了试挺牢固的。苏婉婉看着成功了,喃喃道,“这种东西还真是技术活,看来今天的运气好!”苏婉婉紧紧的抓着绳子,快要到的时候,蔡玉玉狐疑的探出头来,“怎么回事?”本来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,此刻蔡玉玉忽然说话,苏婉婉被吓得不轻,还好他赶紧抓紧绳子,帮忙拉住苏婉婉,她才顺利的跳进窗户。蔡玉玉看着腰上绑了那么多的东西的苏婉婉,精致的五官尽显疑惑,继续问道,“你不怕吗?这么危险的。”大晚上的偷偷摸摸的爬窗户,他今天精神很好所以才刚好看到外面的她,不然真的不知道她会怎么样?安全进来,她一颗心放到肚子里了,“太不正常了,不困,就特意来看你。”“哪里不正常?”半夜爬窗户,她才不正常了。蔡玉玉撇撇嘴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“叶萧萧给你开的药单,给我看看。”苏婉婉直接开口说,因为时间紧急。一旁的柜子里有药单,可苏婉婉看了之后,和想象的一样,没有一点的问题。“这么快的恢复的这么好,叶医生都做了些什么医治?”苏婉婉开口问道。“叶医生有给我吃药。”蔡玉玉想了想说道,他白皙的脸蛋很瘦,“每天一次,时间不同。”一天吃一次药,苏婉婉瞬间就懂了,她没有选择同一时间,是怕时间隔得短病人有反应症状,不细心观察是不会发现,可她好歹是医生,所以知道这里的严重性。现在看来,和她怀疑的一样。“想知道我的看法吗?”蔡玉玉抬头看着苏婉婉,发现她的神情严肃的沉重,“短短几天,恢复这么快,她给你吃的激素药,激素药使人的身体快速的恢复活力,这种药是禁品,后遗症十分的恐怖,药物停止,病人身体立马停歇!”苏婉婉现在都是没有足够的证据,但现在的情况来看,这药十分威力,“你的身边本来就弱,不能在吃这种药了,不然……是最坏的后果。”能说的她都讲了,但蔡玉玉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情绪,而是很镇定,似乎苏婉婉讲的与他无关。男孩一点表情都没有,他悠悠的把视线落在外面的夜空。蔡玉玉的语气似忧郁,似难过,可一点害怕都没有,“从一出生就是安安静静,不吵不闹,没有任何社交活动,这些都是普通人应该有的,可我没有,如让我过几天普通人的生活,那么死对我来说也值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