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劝降(2 / 2)

这外面也没有个路灯,乌漆嘛黑让李攸根本就看不清手背上的血,然后对警员说:“你能不能给我照个亮,我看不清楚我这手。”

警员叹着气,从车上取出一把手电,然后照着李攸地手说:“你这是玩什么呢?”

“我......我没......没玩儿。”李攸看着手背上鲜红的血液,眼珠子一翻昏死了过去。接着,他就再次来到了黑暗之中。

站在黑漆漆的角落里,听着耳边诡异的声音,他用手捂住耳朵,拼命地摇着头,然后用力的张嘴喊道:“你别说话了行不行?”

话一出口,周围安静了下来。李攸慢慢松开手,发现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,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没有改变,就在身后不远处,他望见了一道从高处照射下来的灯光。

在灯光下,还躺着一个人,他急匆匆地冲了过去,却无论自己怎么跑,都没有办法达到他身边。这时候,耳边有个女人的声音对他说:

“这种遥不可及的感觉,是不是快让你崩溃了?”

“谁?”李攸停下了脚步,来回看了好几遍,都没有找到声音的出处。

“我?我就是你啊,你不是很喜欢到我的脑子里面,跟我说话么?”

“李小花?是不是你,你听到的,不是我说的话。”李攸对着空气,声音略微颤抖地说。

在他说完话之后没多久,就觉得自己身上好像脱了力一样,从胸口里面钻出来了一个长头发的人,背对着他走了出去。

接着,他回头看着李攸说:“我不叫李小花,我叫李攸。”

“哈?我怎么是个姑娘啊?”李攸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丁丁,长出一口气后,自言自语道:“还好。”

而他面前站着的所谓的李攸四号,长相确实是李小花的脸。她没回答李攸的问题,而是诡异地笑了一下,往远处躺在地面上的人身边走去。

还没有到跟前的时候,周围的环境再次改变了。李攸也慢步往前跟了上去,走了几步之后,他左右瞧了瞧,发现这里正是地下室里。

而地面上躺着的人,也坐到了椅子上,四号的手里还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尖刀,正抵在椅子上人的脖子上。

“不要!我跟你说,你已经被包围了,现在投降还来得及!”李攸对着四号一顿喊,像极了自己跟妹妹争吵时的画面。

还记得,第一次穿越的头一天晚上,他还因为妹妹花了几千块买了一双球鞋,大吵了一架。结果就换来了妹妹摔门而去,自己还得收拾被她弄的一片狼藉的客厅。

李攸瞪着四号说:“收手吧,不管你有什么仇恨,都可以跟我说,可是这些女孩是无辜的啊?”

“仇恨,我不知道什么叫仇恨,我只是为我的妹妹感到惋惜,她走了,我这心就像是少了一块,只有吃掉她们的心,我才好像能找回来丢失的部分。”说完,四号就要把刀扎进椅子上女孩的胸口。

“你这都什么狗屁歪理?你妹妹已经死了,你吃什么她也是死了。”

她听完李攸的话,迟疑了一下,然后对李攸说:“她才没有死,永远都在这里。”接着,他似乎也懒得听李攸废话,抬刀就要刺下去。

“嘭!”

李攸忽然睁大了眼睛,惊恐地看着身边扶着他的警员,大口的喘着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