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溃逃(2 / 2)

这二十多米,每前进一段距离,就会有人陨落,等赶上星月宗的队伍时,二十多人就只剩下了几人,而萧南便是其中之一。

不幸的是,这是一只最后突围的队伍,所以他们遭受到了最为猛烈的追击。

这三十多人显然是毫无保留的强力突围,萧南混迹其中,是蹦跳的最为活跃的一个。

“这不是那个弹东月筝的人吗?”卫双灵偶然间瞥到了萧南,但她没有时间去多想,此时她最为担心的是自己的妹妹。

防守在最后,她已经是精疲力竭、伤痕累累。

“你们快到前面来,我们要冲出去了。”

卫双灵提起精神向呼喊声跃去,几米的距离,可不凑巧的是,几道魔法攻击正好阻击而来。

犹如风中的落叶,她的身躯被冲击到了一个相反的方向。

“大小姐,你没事儿吧。”星月宗一人连忙飞身过去护在卫双灵身后,另一人挥动手中长剑,划出密集的白色剑影,紧追而来的敌人或死或退。

而萧南趁机和另外四人也是飞跃到卫双灵身边。

卫双灵长矛支地,嘴角挂着几缕血丝。

“过不去了,我们就从这边逃。”一人拉起卫双灵飞身跃出,头也不回的喊道“你们注意后面。”

的确星月宗前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,而后面这几个人却被越来越疯狂的敌人阻隔。

萧南已经不需要定制什么逃跑计划了,如今已经从敌群中逃脱出来,他只需要发足狂奔,何况后面还有四人在帮忙阻击。

携带着卫双灵的男子速度很快,他似乎选择了一条很好的逃跑路线,这让紧随其后的萧南少了择路之乱。

可十多分钟的狂奔,他们仍没有甩掉后面的追兵。

已经从平缓的丘陵进入到了险峻的丛林,萧南随着前面两人越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山峰,可仍有追兵如影随形。

又抵达了一个山顶,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脚步,萧南几个腾跃也就到了他的跟前,“前辈,怎么不跑了?后面的人快追到了。”

“你背着他跑,我来阻击敌人,这瓶丹药给你,你先服下一粒,快!”

说话的是一个青年汉子,却是满头的银发,他左手拦腰携带之人,嘴角仍有血丝渗出,两眼显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萧南没有犹豫,接过玉瓶,倒了一粒服下。

银发男子又递过一个蓝色的小瓶,“这里的丹药是给她服用的,记住,一天只能服一粒。”

萧南始终没有应声,他知道现在耽误一秒,就减少了一分逃命的机会。

背上伤者,萧南连告别的语言都省略掉了,疯一般的向山下奔去。

很快他就在奔逃之中听到了山顶传来的打斗声。

可同样,他也听到了嗖嗖划过树林的声音,他明白仍有敌人追来,而且还越来越近。

除了奋力向前腾跃,别无他法。

几分钟后,他的身体疲累到了极致,双腿沉重、似乎已经没有了知觉,两眼也开始模糊起来。

连先前无比坚定的意志也越来越淡漠朦胧,“我不逃了,我逃不掉了,我实在跑不动了……。”

“在前面,哈哈,这两人跑不掉。”

萧南听到了这个声音,但他麻木的神志连这句话的含义都理会不到了。

前面是一丛浓密的灌木,他糊里糊涂的撞了上去。

“我让你跑!”追在最前面的人对着萧南就是一掌,掌影犹如磨盘,去势威猛凌厉。

萧南和他背上的人连同罩住他的草木,皆被这掌影平地卷起。

伤者仍被他搂在自己的背上,翻飞中,萧南闭眼等着落地的那一刻,背上的伤者也是双眼紧闭。

可数秒后,只有疾风席卷,并没有感受到落地的撞击。

两人几乎是同时睁开了双眼,可看见的是一个不断变换的场面,蓝天、崖壁、深渊……。

崖壁上站了数十人,探头俯瞰,深不见底。

“唉,我哪儿知道这一掌会让这两人,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。”一人说道。

“真他妈晦气,追了这么远……唉。”

“被背的那个人肯定是星月宗的重要人物,他们护的好紧。”

“这叫我们如何向少主交代。”

“我们?我怕最不好向少主交代的是图虎,我估计这次连一个重要的人物都没抓到。”

“赶快派人,从另一边下去。”

“先回上面看看情况,那人境界可不低,先把他解决了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