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跳河(1 / 2)

在丛林奔波了近一月,吃了些不知名的野果,几次都差点要了他的命。幸亏溪河里的鱼虾易捕,才让他活着走出了丛林。

看见几间土屋和土屋周围一片绿油油的田地。

“总算活着出i了!”萧南心中感慨,可他没有死里逃生的那种惊喜。

也许仍在梦里,他有如前几日一样,紧闭双眼,然后猛烈的摇晃几下脑袋,接着犹犹豫豫的睁开眼睛。

心中再次升起强烈的懊恼:“该死的,几间破烂土屋仍在。”

萧南低头望了望身上已经破烂的恤和长裤,还有一双被细藤绑在脚上的塑料拖鞋。

“两个世界,我不是在一个世界里梦幻出了另一个世界。”

他这几天除了饥不择食的寻找食物之外,就是不停的对自己的处境是否真实进行了无数次的推演与判断。此时他头脑恍惚,可他已经很确定的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萧南向土屋走去,近了,看见屋外两树之间的绳子上晾晒的衣服,他愣住了。

“这是怎么会事?这算那门子服饰?古装戏的戏服?”

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i,萧南伸手就从身边高高的玉米杆上扭下一根玉米棒i。

很嫩,还有点甜。

萧南三下五除二的啃完了一根,又掰了一根,剥开叶子,正准备埋头。

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,手拿一块咬缺的面饼,站在有萧南半人高的院子上边,正好奇的望着他。

萧南停住了要啃食玉米的动作,张着嘴,比小姑娘更为好奇的盯着她那怪异的装扮。

杂乱的头发,对襟合拢在腰间的灰蓝色衣服,同样灰蓝色的宽松裤子。

小姑娘赤着脚丫,脏兮兮的脸蛋和一双明亮的眼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她突然对萧南伸手,伸的是那只拿着面饼的手。

萧南愣了愣,望着小姑娘的眼睛,他有些恍惚,但最终还是接过被咬了一个缺口的面饼。

“抓贼啊,她爹,出i抓贼啊!”一个呼天喊地的嘹亮声音响起。

萧南闻声望去,一个打扮怪异的女子手握菜刀竟然向他冲了过i,刚跑了几步,女子手中的菜刀便高高扬了起i。

萧南大骇,拔腿就跑。

“啪”,一块石头从他头顶掠过,砸到了路上,接着便响起了一个男子的怒吼声。

萧南加快了速度,鞋子跑掉了一只,接着又掉了一只,他始终没有停下,直到再也听不到后面的吼叫声,他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i。

还好,面饼还在,还有一整根多~汁的玉米棒子。

真好吃,萧南慢慢品味着,这才是食物。吃完面饼和玉米棒,他觉得很满足,头脑也开始灵光了,随即又为自己未知的前路焦虑困苦起i。

他苦笑出声,“这算什么事儿?”他憋屈的想要吼叫,可只是深深的呼吸了几次,便缓缓的迈动脚步随路前行。

太阳落山,天色暗了下i,赤着的脚时不时被地上的小石子儿刺痛,他痛的都懒得咧嘴了。

沿途远远的看见几间土屋,他不再去计较自己的奇葩遭遇,他开始焦虑起眼前的处境,寻思着今晚该如何度过。

走出了森林,于前几日i说,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。见到了人,还吃了一个小姑娘送的面饼。

“也许趁黑去摸套衣服i穿,最好还能弄点吃的,然后再找个角落睡个安稳觉。”

这些计划在萧南随后的几个小时里都达成了,他顺手牵羊了一套别人晾晒在屋外的衣服,还有一双很合脚的半新草鞋。

在另一户人家的窗台上,抓了好些红薯干,他用破烂的恤兜着。

天黑时,他很幸运的找到了一间堆放着满满干草料的窝棚,躺在上面,给他的美好感觉无异于他几日前所住的高级宾馆。

太需要好好的睡一觉了,松软的草堆散发着淡淡的的香气。

第二天,睡梦中的萧南仿佛听见了公鸡鸣叫,一缕阳光透过缝隙照射到了他的脸上,他翻了一下身,觉得嘴里异样,好像衔着什么东西,他凝神感觉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