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三个师傅(1 / 2)

第二卷卷轴也被萧南打开,里面的内容不得不让他走出屋外,院子右边数百米处,是个景致秀丽幽静的所在。

那里还有一条溪流,也有溪流汇聚的水塘,上一个主人留在石缸里的鱼就应该是从这些水塘里抓的,小虫特别喜欢到这条小溪戏水玩耍。

萧南在树林里选了个地方,开始习练第二卷轴里面的内容,里面记载了一套拳法,名为“风雷拳”。

拳法并不复杂的,总共也就十招,对于从小就有运动天赋的萧南i说,只用了几天的时间,他就掌握了拳法的基本套路。

何况因吸纳灵石生出了元魂珠的缘故,萧南身体的灵敏度、耐力、柔韧度等各种能力都有了质的飞跃。

可难就难在掌握这套拳法的精髓上,需让每一招的每一个细节都要牵引出体内的灵力,使其发挥出强大的威力。

这让他有一种一心同时去几用的感觉,力不从心不说,还特别的让人心烦意燥,顾了这一处,就忘了或错了那一处。

只是偶尔勉强做对了一招一式,就会发出闷雷般的声响,如果是对着大树,大树会摇晃,对着地面,泥石会翻滚。

这就让他有了更为急切的心情,他简直舍不得浪费时间去吃饭和睡觉,小虫有时候都会气得跳上他的头顶胡乱抓扯他的头发。

“小虫,以后我即使保不了命,我至少也可以拼命了。”

小虫可不管那么多,回到屋中,萧南也只好躺到床上在头脑中进行融合演练了。

灵石都已经用完了,两枚宝贵的红色体灵石也只是用了两个时辰就吸纳入了体内。

给他的感觉不是很强烈,吸纳时,和紫色灵石唯一觉得不同的是,紫色的气息是清凉的,体灵石则是温热的,隐隐有些让筋骨酸胀,但也许是错觉。

师傅约定的十日之期已到,可萧南的风雷拳却只练了五招不到,而且这几招还只练得半生不熟。

依旧是在师傅的炼丹房内,不过房中却多了两位生人,一位高大的中年壮汉,虬髯满腮,另一位则是容貌姣好的女子,肌肤红润晶莹,眉眼精致。

三人环弧而坐,师傅居中,钟石和另一名师兄静坐丹房一旁。

“师傅,我i了。”萧南躬身行礼道。

“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?”女子声音温软。

郑长老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哈哈,秦丫头说这小子被钱越海那狗东西逼得又是跳河又是跳崖的,现在一见,果然长得标致,只不过看起体弱了些。”中年汉子声音宏亮。

“萧南,过i,给叶师姑和贺师叔见礼。”

“叶师姑、贺师叔好!”萧南左右先后躬身一礼。

“手伸出i,一只就够了。”郑长老记得上次叫萧南伸手时,他两手平举的滑稽场面。

只是片刻,握着萧南手腕的郑长老一脸惊讶,愕然的望着自己的徒弟,“上次拿去的十颗灵石和体灵石你都吸纳了?元魂珠?”

“元魂珠?郑老头,你说他有元魂珠了?”中年壮汉眼睛瞪得大大的,还没等萧南回话,就惊讶的问道。

“怎么这么快?郑老哥,你收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是个修炼者了吧。”妇人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呵呵,我活了数百年,还能因这种事打诳语,叶丫头你也是看扁我了。”郑长老面露得意的神情,又对萧南说道:“萧南,把两只手都伸出i,让他俩都看看。”

两人也是各握萧南一手,几个呼吸后便松开了。

“嘿嘿,郑大哥,我和你商量一下,要不你把这徒弟让给我,你要什么条件,尽管提,要不我把我的青雀丹炉让给你。”贺师叔满脸堆笑,对着郑长老一脸的谄媚。

“贺雄,你别跟我厚着你那张脸皮,你是当我老糊涂了吧,做梦吧小子。”郑长老翻了一个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