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师徒二人(1 / 2)

“师傅,你没事吧!”

静带着哭腔跑到叶佩芝身边,跪在地上,让脸色苍白的师傅靠在自己的怀里。

“那个老畜生也受了重伤,不过他要不了几天就会恢复,现在他逃不远,我和老丁去追,你两个把自己师傅照顾好。”丁夫人吩咐道。

“嗯,妈的,现在没顾忌了,这次i纵山脉不做别的了,专找彤阳派的人杀,见一个杀一个。”丁师傅受的只是皮外伤,现在血已经止住,对于修炼者i说,这种伤势只要有好的丹药,稍作调理就会恢复。

“静你也去,碰到青锋派的弟子,全部集合到一块儿,见到彤阳派的别留情。”叶佩芝支起了身体说道。

“那怎么行,我要留下i照顾您。”静扶着师傅站了起i。

“叶长老,你没什么大事吧?”丁夫人也打量着她。

“我没事,我找个隐蔽的地方休养一下,你们快去吧。对了,静,你独自碰到彤阳派的人千万别动手,只是去联络青锋派的弟子,你记住了!”

三人快速的离开,叶佩芝环顾四周,“你去搜一下他们的身。”

萧南会意,场中可是五具人的尸体,萧南难免还是有些不适和胆怯,但很快也就从他们各自的怀中搜到了五个大小不一的布包。

萧南把五个沉甸甸的布包递给了师傅,师傅也没说什么,收进了自己的存储袋,便迈步向前走,萧南跟在身后。

“怎么办,小虫还没回i,这个混蛋,我们这么大的动静,难道它没发现?”

萧南正想着,忽然见师傅伸出一手撑在她身边的树杆上,躬身吐出几了口乌黑的血液。

“怎么了师傅?”萧南大骇,连忙伸手去扶。

“去!”她伸出另一只手把萧南挡开。

接着又是几口乌黑的血液吐了出i,萧南只好再次靠近,护住了她摇晃着的身体,她又想挥手阻止,可是两眼一黑,身子向后一仰,便昏了过去。

萧南望着搂在自己怀里的师傅,急得自己也有些头脑发昏,连忙用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,呼吸有力,看i只是昏厥。

不能呆在这个旷野里,得找个地方先安顿下i,他让自己保持镇定。

拧过自己的身子,把她背在自己的背上,他如今也算是修炼者,这点重量根本算不上什么负担,脖颈间能感受到师傅的鼻息,这也让他稍微释怀。

男女有别,身上背着一个柔软温香的女子,尽管是自己的师傅,萧南想要压制住心中的波动,可哪能压制得住。

一个多小时以后,萧南仍旧背着自己的师傅疾驰在林间,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了,应该比较安全了,于是眼光四顾,想要寻找一个可以容身的隐蔽之所。

“放我下i。”一个蚊蝇般的声音在萧南耳畔响起。

“师傅你醒了。”萧南本能的侧头,自己的脸颊不经意的就触碰到趴伏在自己肩头的另一张面孔。

“放我下i!”声音很小,但颇为强硬。

萧南慌乱的放低身子,松开背负在身后都已经麻木了的双手,如一条柔软的蛇一般,叶佩芝顺着萧南的背就滑到了地上。

“你……。”完全躺在地上的叶佩芝瞪着不停抖动双手的萧南。

“我以为……,师傅你还是不能动?”萧南连忙蹲下把她扶着坐了起i。

萧南抓着师傅的胳膊,见她不快的表情,刚松手,就见她身子一软又要横躺下去,只好顺手重新拉住她的胳膊。

“师傅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