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玄灵宗(2 / 2)

剩下还能行动自如的三人也已到了强弩之末,再无心死战,皆向庞泽靠拢,构建出了一个防御的阵型。

陆渺莹的两位侍者似乎也已力竭,两人的身上皆已被鲜血浸透,见此也无心再逼残敌。两人长剑锄地,快速的取出丹药吞服。

可萧南还有一丝力气,他哪甘心就此放过这帮残害无辜的畜生。

何况他已经被阙环城的人苦苦相逼了数月,如果自己落败,绝无侥幸成活的可能。

萧南想到这儿,再次暴起,一眨眼的功夫,连施五剑,剑花罩住了全身,剑影却似流星,直刺前方庞泽等五人。

“萧南小心……。”女子的焦急的声音响起,她的身形也如惊鸿一般前扑,鞭影如龙卷风一般席卷,直扫对方。

这是她奋力一击,对方五人在受到萧南破风式的攻击之时,也只有狼狈防御,还没来得及喘息,又被这迅疾威猛的鞭影袭来,他们那还有化解之法、躲避之法?

死了三人,一人扑地,全身抽搐着。

而庞泽腹部中了一剑,浑身还有数道鲜血喷涌的鞭痕。让人更加触目惊心的是他左脸上,也有一道深可见骨的鞭痕,左眼已经爆裂,他似乎忘了疼痛,跪倒在地。

萧南先前拼命,并没有防护自身安全的心思,门户大开之下,对方几人也是趁势施为,一斧被他破风式展开的剑花阻挡,一剑刺中了他的右腿,一刀砍中了他的左肩。

陆渺莹尖叫之时,正是他身体横飞欲坠的瞬间,陆渺莹接住了他,接住萧南之前的瞬间,她几乎全歼了对面五人。

陆渺莹瘫软的坐在地上,已经虚弱到了极致,怀中萧南的两处伤口血涌汩汩。

陆渺莹连忙拿出丹药,手有些颤抖,很艰难

的喂到萧南口中,又取出一个玉瓶,接开瓶盖,哆哆嗦嗦的往他伤口处倒去,一股粘稠的液体缓缓的从瓶内流出,伤口顿时血止。

“我没事!”萧南挣扎起身,尽管他很乐意躺在一个绝世美女怀中。

两名侍卫恢复了些体力,缓步走到陆渺莹身前,少不了要询问她的状况。

“我没事,受的伤不碍事,你两去把他们的东西都收了。”

见萧南拾剑欲走,女子恼恨的问道“你又要干嘛?”

“我去和他聊聊。”萧南指了指已经恢复痛觉正在哀嚎的庞泽,他也服了数枚丹药,脸上的伤口也糊了厚厚一层黄色的膏药。

萧南蹒跚走近,想要露出一个嬉笑的表情,可伤口的疼痛让他不由己的皱眉龇牙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到底是谁?”庞泽瞪大剩余的一只眼睛,有些颤抖的问道。

萧南这才恍然,原来自己脸上还蒙着一块布呢,他抬起没有受伤的右手,扯下原本是蓝色此时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蒙面。

“萧南!萧南!你……你,怎么是你?”庞泽浑身剧烈的抖动起来。

“见到我很激动,很开心吧!”萧南坐到他身前。

“你……你想怎样?”

“我这会儿不开心,想找你图个乐。”萧南想挤出一个谐谑的笑脸,其结果仍没成功。

庞泽惊惧万分,他可知道这话的含义,“别别别!我是阙环城城主的大公子,你不能杀,我们庞氏……啊……!”

他还没说完,萧南就直接扬剑向他砍去,他连忙抬手一档,一手的四根手指被齐齐削落。

“你们庞氏咋啦?是刀枪不入?还是金身不坏啊?”

庞泽仍在啊啊惨叫,他是庞家出了名的阴恨之人,平时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之态长期挂在脸上,他是真真切切从未想到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。

他原本狠辣的本性在这一刻完全崩塌,半边表情可显的脸除了痛苦就是恐惧,“别杀我,我家大爷是玄灵宗的大长老。”

又一剑向他劈去,哭声顿起,他已经丧失了理智,“是我大爷派人来通缉你的。”

“继续说。”萧南闻言一愣,“怎么又扯到玄灵宗了?”他本没有要拷问,从他嘴中探寻出消息的念头,折磨他也只是为了那些无辜百姓复仇。

见他突然说起了这个,他浑身一个激灵,觉得这些信息很有用。

“好好好,我说,别杀我,我说。”他取出药膏涂抹在断指上,“是我大伯出的主意,还从玄灵宗派了人来追捕你,领头的姓钱,叫钱越海……。”

萧南听到此处,仿佛被雷击了一般,又是一个激灵,心中翻涌,“钱越海,怎么又是你?真是阴魂不散,我要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“我大爷从玄灵宗派了十多个高手,就在这一区域,前些天我们还在一起。”庞泽的独眼眼泪横流,一副小孩打小报告又委屈、又可怜、又讨好的神情。

萧南听完顿觉全身冰寒,“怎么又牵扯到了玄灵宗?这还有完没完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