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难临头(1 / 2)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侍女提着裙摆慌慌张张的向苏堇的内院跑去。https://www.sthuojia.com

苏堇和上官芸正嬉笑着诉说往事,听到这异于平常的脚步声,不经眉头一皱。

“苏老板,不好了不好了”侍女快门而过,脸色煞白,胸部也是激剧的起伏着。

“什么事这么紧张”苏堇很少见到自己的下人如此慌乱过,心下难免有些忐忑。

“不好了不好了,苏老板。”侍女像是很怕提到要禀报的事,忽地委顿跪地哭出声来。

苏堇和上官芸从椅子上站起,正欲呵斥询问,侍女连忙抬臂用衣袖擦了一把眼泪,咬牙哽咽道:“出大事了,诸葛公子他他快死了。”

“什么”苏堇一个闪身,拧起侍女,两眼睁的大大,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说什么”上官芸亦是显露出了惊异之色。

“诸葛公子快不行了,在竞技场。”侍女闭着眼睛,像是这样就能回避她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一般。

“你说的诸葛公子是诸葛安怎么可能”苏堇祈祷着,但愿是另外的一个诸葛公子。

“就是诸葛安。”

“他怎么快死了谁干的到底是怎么回事”上官芸接口道。

“诸葛公子和萧南去竞技场比斗,结果诸葛公子输了,被萧南所伤,就只剩一口气,辛亏荀大小姐即时救助,这会儿还在竞技场。”

侍女话音刚落,感觉身子一轻,她又重新瘫软在地,目光扫视时,另外两个人的踪影已经全无,她情绪顿时一松,又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。

“苏老板,我。”竞技场的主事见苏堇前来,顿时老泪纵横。

苏堇向是没有听见一般,目光呆滞的望着少了一只腿,胸腹间已经模糊一片平躺在地上的诸葛安,口中喃喃:“完了,这次完了。”

“让我来看一下。”上官芸对满手鲜血还在施救的荀千狐道。

荀千狐没有开口,只是摇头,便站起了身。

上官芸探手握住诸葛安的手腕,片刻后,无奈叹道:“他废了,要不断的输入灵力续命,否则只需一个时辰,他就会断气。”

“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”苏堇忽然嘶吼,双拳紧握,两似要喷射出火焰,她的目光最终停在了主事身上。

瞬间她炙热的目光似寒冰般阴冷,“刘管事,告诉我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”

还在流泪的刘管事顿时被吓得一个哆嗦。

直到诸葛安被移到了苏堇的庭院,苏堇和上官芸才从韩玉笙、荀悦等人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个完整的经过。

苏堇派人叫来云霞山庄各处的管事,令他们马上赶走所有的客人,关上大门,暂停营业。

又派了数人一直守着奄奄一息的诸葛安,轮流向他体内灌输灵力。

诸葛安的妹妹诸葛鸢已经哭得精疲力竭

,幸亏有韩玉筝等同来的女子陪伴,否则她苏堇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。

她头脑欲裂,被上官芸拉回房内。

“上官妹妹,这次我是在劫难逃了。”

上官芸哼笑道:“那也未必。”

“别的事,妹妹你能轻易的帮我,这事呵呵,人命关天,我不陪葬,那诸葛怀仁肯定不会罢休。”

“既然你叫我妹妹,我岂能眼睁睁的看你遭难。”

“我不能为此连累你,你出面虽能化解,但很有可能造成你们两大宗门的不合。”

上官芸微微一笑,“也没那么严重,小隔阂肯定是会有的,还有就是,不只是两大宗门,萧南那小子还和离岸宗的陆家小姐有关系呢。”

“这个姓萧的可真能闯祸,这次可真把老娘给害惨了”

上官芸苦笑,“谁说不是呢,一个小小的角色,到哪儿哪儿不消停,我也真搞不懂,就他那性子,怎么还能活到现在不过我倒是挺欣赏他,是一个有血性的人。”

“他要是一个简单的人,你徒弟和那陆小姐也不会要死要活的黏着他了。”

一阵沉默过后,苏堇有些木然的道:“那萧南再不简单,这次也是必死无疑。”

上官芸闻言心中轻微的一抖,却没有接话。

韩玉笙心性坚毅,比如在他对陆渺莹的感情之事上就可以看出端倪。

但从另一方面看,他也是一个热心随和的人,作为地位尊崇的宗门公子,他难得还保留着一些可贵的仁善之心。

于是,去玄灵宗报信的事,苏堇就拜托到了他的头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