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玄武盾(1 / 2)

“姐姐,你傻笑什么?”卫双琦见她红晕脸颊,举止又傻又怪异。

卫双灵似没听见,目光飘忽……。

卫双琦正欲责怨,就见一个高挑的身影飘然而进。

“渺莹姐。”卫双琦起身迎了过去。

“陆小姐”善婷婷几人也是连忙起身。

陆渺莹着一袭白色的绣花裙,暗黄的脸色显得格外的镇定,和众人打了一下招呼,来到对窗的首座,坐到荀千狐的身侧。

“千狐姐,我在家等你和荀悦好些天,你们一天可真忙,我还准备领着你们四处逛逛呢。”陆渺莹拉家常一般轻言道。

“生意上的事,一直在跑东跑西,刚应酬完这些,正准备去找你。”荀千狐拉起她的手。

“渺莹姐。”荀悦从椅上侧身打断两人的客套,“萧大哥有消息了。”

陆渺莹抿嘴一笑,扭头望向坐在荀千狐另一旁的卫双灵,“他在哪儿?”

卫双灵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,等她接过便又往椅背上一靠,默不作声。

陆渺莹接过展开,“阙环城?她怎么到了阙环城?”她呵呵的笑出了声,“怎么又惹事?到哪儿都被人撵。”

当她看到后面所写因由时,嘴巴一撇哼道:“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,一见到好看的女人就起色心。”

“才不是这样,这只是那个庞城主找的借口。”卫双灵被她的话气得满脸绯红。

“嗯,萧大哥不是那样的人。”荀悦也是一本正经的为之分辨。

袁弘站起身,对几人拱手笑道:“这事,阙环城早已传开了,这事发生时,我也有几个熟悉的人亲见了全部过程,的确这通缉令上的描述是编造出来的借口。”

于是大家的目光齐聚到了他身上,袁弘重新坐下,便把那天庞公子被杀的所有经过细说了一遍,其中晏吴两家的仇怨他也穿插其中。

袁弘讲完经过,是非曲直自是在他们心中昭然。

陆渺莹心中仍是愤愤然,冷哼出声:“好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,只要有美女,他就成了一个亡命徒。”

卫双灵知她的话在隐刺自己,不过也是心生责怨,毕竟他所做的就是那样的事。

“男女相随,还以死相护那姓晏的女人,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卫双灵越想脸色越难看。

而萧南此时已经跑得够远,开始一段时间,他总能碰到追踪和伏击他的群体,本想西去到景城,结果被越来越多的人追逃向了南。

急速在陌生的地域,一直草木皆兵、神经紧绷的萧南,只要见到稍微异常的人群,他便会产生警惕之心,然后悄然躲避远离。

他选择的路径人烟稀少,一天里都难得见到几次人。半月后,他的心神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,他喜欢这种状态。

因为这种状态他可以去焦虑他愿意去焦虑的事,比如劳神苦心、循序渐进的去修炼。

他可不想和这帮人长时间的耗下去,反正去景城的路被阻断,索性暂时找个清静的安身之处,专心的修炼一段时间。

“卫双灵应该没事。”他心中暗自嘀咕,“应该安全逃离了矿洞,很可能已经和渺莹、荀千狐她们在一起了。”

萧南这段时间总这样安慰自己,他心下也明白,过了这么长时间,万一卫双灵遭遇了不测,也已难挽回。

“这也只是万一,万一的事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,我可承受不了这样的悲剧,如果她出了事,我该如何?”萧南分析来分析去,觉得万一真发生了,他就要去找摩羯宗的霉头,两人走到那一步,其中最主要的因果关联还是摩羯宗。

“也怪我的修为太低。”这是他很容易就得到的一个最终结论。

凌空越过一条十米多宽的河流,天气很寒冷,河流边沿结了冰。

他喜欢呆在有水源的地方,很多天没有见到人迹,他决定就近找一个临时居所,“我就像一个远离尘嚣的世外高人。”他在心中自嘲,可他只是一个多次被人围猎追杀的亡命之徒。

河滩上有很多的巨大青石,圆的、方的、凹的、凸的,花了好长时间,他找到一个理想的所在,在一块平整的青石板上,数块大石垒出了一个几米方圆的空隙。

搭好帐篷,萧南只在兽垫上躺了数秒,便弹坐起身,取出灵石开始吸纳起来。中文吧

变卖两块存储玉所得二千五百枚上品灵石,他送了一千枚给晏修筠,剩下的一千五百枚,他在此用了一个多月便已经吸纳用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