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玄武盾(2 / 2)

他起身走出帐篷,只见圆月高悬,薄云如纱,把皎洁的月撩拨的更加皎洁。

四周树影绰绰,微风轻摇树梢,发出窸窸窣窣的柔缓之声。

河面已经完全结冰,冰下流水呜咽,仿佛被深埋的悲苦。

萧南沉静在这如画的静谧世界,有些迷醉,他巡视四周,找了一块空地,取出上次在阙环城外缴获的几枚存储玉,一股脑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倾泻到了空地上。

哗哗啦啦、叮叮咚咚一阵乱响,两三米高的堆积物好半天才归于了平稳。

月光下,对着这座散发着奇光异彩的宝山,萧南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这下发了,我知道不会少,没想到会有这么多!”

萧南花了好长时间,才把这堆东西重新分类装好,灵石、武器、丹药、衣物等等。但他最留心的还是灵石,他约莫估量了一下,上品灵石至少有五万以上,上品体灵石也至少有五千之数。

“看来这个庞氏家族的确是富甲一方。”萧南心中暗叹,“要是我有这么好的背景,我才不会出来惹是生非,也绝不做那违背道义、违背良心的事,每天安心于修炼多好。”

想到这儿,他随即也笑出了声,环境不同,人的心性自也各异,“也许自己真有那样的环境,还真说不准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“为富不仁也不是空穴来风。自己能有那样的想法,也许这就是穷酸主义吧!”

几天后,萧南的魔法境界又提升了一级,到了魔宏境高阶,他停止了灵石吸纳。

从龙珠里取出庄隐给的两枚玉简,长约十公分,宽只有四公分,一淡紫色,一深紫色。

把淡紫的玉简重新收回龙珠。他留下深紫的,记得那老头说这是一套防御盾法,他想在这没有干扰的环境里修习这门新的魔法。

和魔法卷轴一样,一个个符文如流动的光线,莹莹涌入他的脑海,速度很快。

玉简上的符文不多,分了十层。暂时他没去领略其中的奥秘,很快,数千个符文就刻印到了他的脑海,在脑海记忆这些符文的角落里,他仿佛看到了霞光万道、瑞彩千条。

而手中曾经深紫的玉简,色彩已经褪去,此时只是一块很是普通的白玉。

收起玉简,他重新闭眼凝神,一种神秘的奥义逐渐扩展。

“玄武盾”,这个名字无声胜有声的在他脑海里乍现,一个圆形气罩也几乎是同时出现,这个气罩由一块块巴掌大小的六边形组合而成,闪烁着茸茸紫光,并伴有嗤嗤之声。

符文的奥义继续出现,此魔法盾的修炼没有等级限定,施为也无需多少灵力耗费。

只是当玄武盾受到攻击时,就会随着被攻击的程度而自动调节其抵抗所需的强度,受的攻击威力越大,那么玄武盾便会相应的增强,所需要的灵力耗费也就越大。

只要玄武盾没破,施为者除了相应的灵力消耗,便不会有任何的本体伤害。

萧南了解到此,心中亦喜亦忧,忧的是他觉自己的修为低微,要是遇到强者,几个攻击过来,就能把他的灵力给耗费光。

喜的是,这魔法可以在危机关头暂时保命。当他继续领悟其中奥义,他就有些恍恍然、不知所云了。

萧南是一个很自信的人,这玄武盾的施为方式及其特殊,也及其复杂,但他喜欢这种充满自我的挑战。

可是奥义中提到——这玄武盾可以融合外在的物灵,使之增强玄武盾的抵抗强度,还可以不断增强它的各种属性。

“物灵是什么?”萧南从未有听人说过这个修炼术语,更不知道如何去获得这种东西。

“融入物灵可以增强属性。”奥义中所显示出的这个功能让萧南很是兴奋,他现在不明白,可这恰恰迎合了他要去搞明白的好奇心,也增添了他去完美这个魔法盾的激情。

走出帐篷,萧南这一练便是数天,直到第五天,才有一个渺不可见的气泡瑟瑟缩缩的出现在他的身外。

他满脸通红,全身心都绷得紧紧的,他想要维持住,可两秒不到,“砰”地一声,他首次施放出的玄武盾如肥皂泡般破裂,吓得萧南浑身一个激灵。

受了这一惊吓,他却满心欢喜,“有一便有二,不过这也太费心神了。”

他放松下来,仰躺到青石上,本只想小憩,可双眼只眨巴了数次,他便酣然入睡。

又练了数日,玄武盾才有了它应有的形状,淡紫的玄武盾由一片片六边形相连,似龟甲纹,施放后能维系的时间,可长可短,现在萧南最多也只能延长到五秒钟。

玄武龟的笼罩范围也可大可小,如今他最多只能扩展到身外两米左右。这些天灵力消耗不大,可心力消耗让他早已有了憔悴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