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高一尺道高一丈(1 / 2)

话说的太过突然,唐笙嘴里原本还在咀嚼苹果,牙齿直接磕碰到了舌头,疼的她微微拧了眉。

石墨晨偏头又看向唐笙,见她因为突然的小疼痛,脸一瞬苦了起来的样子,眸光微深了下。

唐笙将苹果吞咽了,有些气恼的看着石墨晨,那样子,哪有昨晚赌局上的沉着,和刚刚饭桌上的轻松?

“倒不是不要了,”石墨晨一点儿都不隐瞒的说道,“就是想要自己想办法拿回来,却发现没有办法,所以放弃了。”

“……”唐笙再次无语凝噎。

为什么石墨晨拿不回去,她自然知道。

XK的人想要保护一颗根本不起眼,也没有什么特殊价值的玛瑙石在她身上,那还不是小菜一碟?

“那你……”唐笙拿着水果叉的手下意识的攥紧,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咬牙切齿,“……可以用你自身有的东西,来交换啊!”

“用赌局胜利特权吗?”石墨晨问道。

唐笙眼睛一亮,当即点头,“恩恩恩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石墨晨微微蹙眉,仿佛有些犹豫,“特权对我也很重要!”

“你明年还有机会啊!”唐笙当即微微趴在桌上,一副认真分析的样子,“你的赌技和眼力什么的,我相信,只要你想赢,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“嗯,确实!”石墨晨微微点头,那样子,十分认可唐笙的分析。

“可这颗对你来说很重要的玛瑙石,是独一无二的啊!”唐笙强调。

“嗯,是的!”石墨晨仿佛有些被说动的微微沉思。

唐笙一见,当即努力继续忽悠,“所以,你一定要抓住当下最重要的,然后,再去得到对你本来就很轻而易举能得到的。”

石墨晨看着唐笙那努力克制情绪,可眼睛里又有着压制不住的期待的样子,暗暗笑了下,缓缓开口:“石头在你身上,对我来说,并没有丢,只是暂时不在我身边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唐笙愣了下,“重要的东西不是应该放在自己身上吗?而且,你不怕在我身上,又丢了吗?”

“不怕!”石墨晨嘴角浅扬了抹若有似无的弧度,“如果我无法拿回来,想来,一般人也无法从你身上拿回来。”

“我可以选择自己丢了!”唐笙咬牙说道。

“我的人估计会正巧捡到。”石墨晨当即接话。

“……”唐笙再次被石墨晨如此油盐不进的态度给噎住了。

石墨晨再次拿起杯子,悠闲的喝了口,无视唐笙已然又飙升起来的怒气值。

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将特权出让?”唐笙努力的深呼吸了下,才咬牙问道,“那个玛瑙石,再加XK的特权,让不让?”

“我昨晚就说了,XK的特权,我不需要。”石墨晨偏头看了眼唐笙。

唐笙这下是真的彻底没脾气了。

这个人,真是……

好讨厌啊!

不要发火,要沉着,沉着!

唐笙又努力的深呼吸了几下后,才扯了嘴角,很真诚的说道:“只要你让给我这个特权,玛瑙石给你,XK特权给你,我还可以为你做一件我力所能及范围内的事情。”

“比如呢?”石墨晨也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哪来的心思,只觉得突然发现,看唐笙想要发火却努力隐忍的样子,有几分逗趣。

也许,是觉得她有那么一些和颜颜、小七月相仿的性子。

“比如……”唐笙哪里知道比如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