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8章 公子好丰仪(1 / 2)

轩辕曜态度很正,绝对的忠臣做派,堪称群臣楷模:“为君分忧乃是臣职责所在,臣没什么要求。”

主上该答应的都已经答应了,他现在要权有权,要情有情,已经非常满足,没什么其他的要求。

“曜世子无欲无求,一心社稷,朕心甚慰。”南曦语气里颇多欣慰,“淮南王教子有方,乃是诸位卿家之榜样,能把家中儿子教好,何愁家业不旺?”

诸位大臣还能说什么?

话都让女皇陛下说完了,一起去查案子的明明是谢锦和轩辕曜两人,可谢家嫡子连升三级直接被提拔为刑部尚书,淮南王世子却什么赏赐都没有,这不明摆着偏心?

女皇陛下会不会是想利用谢首辅来掣肘淮南王?

这个想法闪过脑海,众臣就越发觉得可能性极大,然后就忍不住想,摄政王会不会是想收回淮南王的兵权?

当初淮南王父子一同进京,离开之际摄政王却把曜世子留了下来,这算是留了个人质在眼皮子底下?

历来官场就是如此,君王不经意间的一个决定或者一句话就会引发诸多想法,各种版本的猜测判断纷纷而来,心思越深沉的狐狸,想法就越多,个个都以为自己聪明绝顶,然而遇上不一般的君上,他们多少想法也会被自己引得偏离正确判断。

今日早朝没什么特别的大事,除了破格提拔谢锦顺便口头褒奖了轩辕曜之外,就是大臣们独自发挥想象力的空间,散朝之前,女皇陛下说了句话:“苏家被抄,朝中门生余党却不少。谢锦,接下来各部大臣交给你查,谁有徇私枉法、结党营私之举,搜集证据呈到御案上来,朕要看到你的办案能力。”

谢锦领命:“臣遵旨。”

大臣们浑身一凛,瞬间人人自危。

他们回去之后一定要把所有跟苏家有过来往的证据全部销毁,跟苏家……不,不止跟苏家的关系,其他不该有的拉帮结派之举也得彻底断干净,以后谨言慎行,绝不能让谢家这我行我素的嫡子抓到把柄。“有事禀奏,无事退朝!”

“恭送女皇陛下,恭送摄政王!”

众臣跪行恭送大礼,待到南曦和容毓离开,众人才纷纷起身,跟之前处置苏家时一样,不由自主地又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谢首辅真是教子有方。”刑部左侍郎裴荣走到谢首辅跟前,语调带着赞服,“能让摄政王全心全意信任栽培,提拔重用,谢家九子果然不负英雄少年的名头。”

谢首辅看了他一眼,面上带着几分笑意:“裴大人没听陛下说吗?犬儿任性妄为,还需好好打磨,此番立功也是侥幸,陛下器重归器重,锦儿却万万不能骄傲自大,须得更加用心做事才行。”

说着,转头看向谢锦:“锦儿听到了没有?”

谢锦走过来,冲着父亲和各位大人微微欠身,优雅清贵,端的是一派公子好丰仪,“小子经验尚浅,往后还请诸位大人多多指教。”

裴荣注视着他俊美清贵的眉目,眼底划过一抹深思,随即笑了笑:“谢公子除了能力出众,这容貌生得不错,在摄政王和女皇陛下面前也能比旁人多占些优势,这可是我们这些老家伙比不了的。”

站在谢锦身侧的轩辕曜闻言皱眉,目光落在裴荣脸上,暗道这话什么意思?是说阿锦靠容貌得宠?

“裴大人过奖。”谢锦听出了他话中之意,却并不气恼,笑眯眯地开口,“听说裴大人以前跟魏王府关系不错,魏王还答应来日让裴大人坐尚书之位,裴大人等了这么久却便宜了小子,小子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。”

裴荣脸色骤变,笑意发僵:“谢公子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