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5章(1 / 2)

在魔都这一亩三分地上,恒爷的名头是响当当的,虽说比不过老佛爷在长三角的影响力,可要仅以魔都这片来说,恒胖子的能量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。

只是这位最近恒爷不知怎的,突然没了动静,姓郁的晚上就此做出过解释,不过他的话有几分可信就要打个问号了。

而且在这件事情上姓郁的与恒爷合作的可能性不大,所谓同行是冤家,两人终究有一天会撕破脸皮的,前些时日之所以能携手,说到底还是暂时共同利益的驱使。

如今形势剧变,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情况下,这两人之间的脆弱同盟关系恐怕早就分崩离析了。

挂了电话,下楼跟小妖交代了几句之后,我便带着栓子出了门,尽管姓郁的说只要有进一步的消息便会第一时间通知我,可我还是觉得亲自去看看才能安心。

从SZ开来的那辆商务车还停在楼下,这辆车也不知刘队从哪弄来的,七成新,减震系统似乎有点问题,坐久了浑身不舒服,唯一的优点就是开在路上一点不扎眼。

已是午夜时分,商务车缓缓驶离小区,朝苏州河方向疾驰而去。

四行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,七十多年前这里曾经有过一场保卫战,那场战斗的结束标志着淞沪会战的结束。

如今七十多年过去了,四行仓库已经变成了一座抗日纪念馆,也因为这座纪念馆的存在,附近才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商业开发,周遭的环境比较复杂。

半个小时之后,离着四行仓库还有六七百米,我便让栓子把车速降了下来,商务车在附近兜了几圈之后,对附近地形便有了直观印象。

四行仓库紧邻着苏州河,沿着河岸,左边是几栋写字楼,右边则是一个不大的创意园区,唯一的居民小区在四行仓库北边,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。

或许是当初规划滞后的缘故,附近小巷街道纵横交错,想跟踪一个人还真是有些不易。

在我看来,若是徐子铭的落脚点真在附近的话,北面的居民区可能性最大,其次是右边那几栋写字楼,唯有左边的创意园区似乎可能性最低。

然而这是常理推断,而徐子铭向来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最后我还是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那片创意园区上。

“走,回去!”

“回去?宁总,大老远来一趟,不下去看看?”栓子有些诧异的瞄了一眼后视镜。

“不用了,这么晚了,容易打草惊蛇。”

听我这么说,栓子便不再言语,在红灯路口掉了头,又往回开。

深更半夜转了半天看似意义不大,实际上在对付徐子铭的问题上,我必须万分谨慎,特别是在细节上,若非亲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,又怎么能做到心里有数。

等回到冯笑笑家的时候,几个丫头竟然还没说,依旧精神抖擞的坐在客厅里谈论着什么,见我回来,姐姐立刻慌乱起来,说了句困了要睡觉了,便逃也似的朝卧室奔去。

正当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时,冯笑笑玩味的扫了我一眼,又冲我伸出大拇指,打着哈欠站起了身。